您现在的位置:上饶市农业信息网>> 农业资讯>> 农业论坛>>正文内容

为水葫芦正名

           

  水葫芦,是一种原产于南美的中型漂浮性藻类,生命周期短,生长繁殖速度快。这是一个颇有争议的物种,中国人对它可谓是爱恨交加、毁誉参半。起初,因其生长繁殖快、具有很强的物质生产能力,为解决生猪饲料的不足问题被引入中国;之后,因发现其强大的吸污功能,又被视为“净水利器”而广受推崇。此时的水葫芦,乃是生产的功臣、生态环境的保护神,多多益善,百无禁忌。从此,它便在中国扎下了根,在我国的南部水域广为生长。再后来,由于生猪养殖普遍采用全价合成饲料,水葫芦遭遇冷落。在没有其他渠道消化其巨大产能、又无天敌有效节制其生长繁殖的情况下,水葫芦恣意生长、泛滥成灾。其结果是,水葫芦占据了大量水面,挤占了其它水生植物的生长空间,严重威胁到这些生物的生存;大量水葫芦死亡后的遗体分解,向水中释放了大量的有害物质、消耗了水中的大量溶氧,所在水域的环境被严重恶化,生态遭受毁灭性打击。此时的水葫芦,乃是破坏环境的恶魔、屠杀生灵和毁灭生态的隐形杀手。“成亦萧何败亦萧何”,治污不成反成“藻祸”,水葫芦由此上了中国有害生物“黑名单”,成为“必欲除之而后快”的剿灭对象。

  由上所述,水葫芦乃是一把双刃剑,对生产、对生态环境既有正面的积极作用,也有不利的一面。那么,我们该如何对水葫芦重新定位?是继续利用它,还是将它打入史册永不录用?以笔者之言,水葫芦是福是祸,全在人的一念之间,在于我们如何去用它。用好了,它就是功臣良将;使用不当,则极有可能就是洪水猛兽,是祸害。如:用水葫芦养猪是个很不错的选择:水葫芦有强大的生产能力,养猪需要大量的饲料、能够消化得了水葫芦的强大产能,两者形成优势互补,是非常不错的产业链;水葫芦带走了水中大量的物质,就不会有水体污染;猪吃掉大量的水葫芦,就不存在大量水葫芦烂在水中而引发的“二次污染”问题,也不存大量水葫芦占据大量水面挤占其它水生生物生存空间的问题,这是于生产、生态、环境三好的事。后来,养猪不再使用水葫芦了,问题就来了:那么多的水葫芦该如何处置?其巨大的产能怎么消化?此时,如果我们能一如既往地继续对水葫芦进行积极打捞的话,啥事都没有。然而,由于水葫芦已没啥价值了,要让人们去打捞这些“没用”的东西,恐怕没几个人会乐意,他们更期望的是通过渔业生产消耗掉这些产能、借鱼类之口吃掉这些水葫芦,然后再去捞水产品。这样的话,生产、生态两不误,何乐而不为?然而,鱼类能吃得了这些水葫芦、消化得了这些产能吗?从现实的情况来看,有难度!这并不是因为水葫芦没有营养,而是因为其的“块头”较大,鱼“啃”不动它。如:鲢、鳙是滤食性鱼类,用来对付小型藻类尚可,对付水葫芦这个“大块头”是无能为力的;草鱼会吃水葫芦,但只吃嫩芽和根须,且要在无其它食物存在的情况下才会食用。我国虽有用草鱼治理水葫芦的成功案例,但这些成功的代价是:必须投放了大量的、大规格的草鱼鱼苗,否则难以奏效。因为鱼少了,是对付不了那众多的水葫芦的;小了,则“啃”不动这些“大块头”。由此可见,依靠鱼类治理水葫芦成本高、难度大、可操作性不强,稍有不慎就会出现“鱼没吃掉藻反被藻吃”的尴尬局面。因此,依靠鱼类治理水葫芦是行不通的,要治理水葫芦,最好的方式还是直接打捞。既然鱼吃不了水葫芦,人类又不去积极打捞,水中的水葫芦只会越积越多,这样不出事才怪!说了这么多,没别的,只是认为有些“罪名”加在水葫芦身上实在太冤,要为其正名、鸣不平。上述水葫芦所犯之“罪行”按理都可以避免,之所以发生,我们人类是断断脱不了干系、难辞其纠的;水葫芦本是没有智慧之生物,不能主宰自身之命运,而人类乃万物之主宰,没能用其长、避其短地善用它才是罪之根源。我们如能做到物善其用,则水葫芦只会是“福将”而非“灾星”。因此,要正确利用水葫芦,我们就要去懂它熟悉它,找准关键点,采取正确之方式,趋利避害地善用之,这样才能避免“未治其病先伤其身”的情况发生。

  为水葫芦申完冤,是该为其定位,谈一谈它的作用、能为我们做些什么,我们该又怎样去用它了。先谈作用,以前有治污(亦称净水,两者为一体的)和生产两项,笔者在此再加一项:环境监测。

  治污乃是利用水葫芦快速生长繁殖时的强大吸收能力,将水中的物质转移到水葫芦的体内,然后再通过打捞水葫芦的方式将物质带出水体,从而实现对水体的净化。此种净化方式的优点主要有:一、简单明了,易操作,所要做的事只有一件:捞水葫芦。只要不断将水葫芦捞出水,水体就能得到净化。当水中的水葫芦的种群规模基本稳定(即没有异常的快速增长)之时,就说明水体已得到彻底的净化。二、直接明了,效果好,无负作用及后遗症。此种方式不投入任何物质,水中的物质只出不进、只减不增,乃是釜底抽薪,直截了当地断了污染之根。而物理治污则可能存在除污不尽的问题,化学治污则常出现“旧污未去反添新污”的情况,效果如何难说。三、成本低,经济实惠。除人力成本外,无任何物质投入;捞出来的水葫芦虽然实用价值不大,但经适当地转化之后也能产出巨大的经济效益。

  水葫芦的速生性意味着旺盛的光合作用,意味着大量的有机物质产生和能量贮存,也意味着大量的二氧化碳消耗和大量氧气的产生,意味意味着强大生产力和环境净化、优化能力。对其中的物质和能量进行转化利用,这对于发展生产来说乃是大功一件。至于用途,可用于饲料、有机肥料、造纸、制药、生产沼气和生物柴油等,反正可用的地方很多,这就看我们怎么用。

  环境监测。水质变化瞬息万变,监测需要时间和精力,也需要一定的物质和技术支持,不可能做到24小时全天候的监控。水葫芦虽然对环境的要求不高,但作为生物,对营养的需求是刚性的。水中营养物质的浓度,决定着水葫芦的生长繁殖速度、数量和规模。我们可以以水葫芦为参照物,通过其增长速度、数量和规模变化来推断水体中营养物质的浓度变化,用以监测水质的变化。具体操作方法是:无论是在何种水域,天然水域也好,养殖水域也好,都投放一定量的水葫芦,平时且不用去管它,只是在其规模实在太大时进行适当打捞,以防其占据大多的空间而威胁其它生物的生存;一旦其数量和规模出现爆发式增长时,说明水体已经“富营养化”了,是该治理了。而治理的方法也简单,就是捞水葫芦,与前述之“治污”操作完全相同。以水葫芦作为参照物监测水域环境的好处是:反应及时快捷,全天候监控,不留死角。

  在利用水葫芦的过程中,“捞”乃是一项非常关键的措施,这是我们趋利避害地利用水葫芦的看家法宝。因为“捞”出了物质,水体才得以净化;因为“捞”出了水葫芦的生产成果,避免了其烂在水中,断了“二次污染”之根;因为“捞”,才能有效控制水葫芦的数量和规模,从而避免“藻祸”、解除其对生态的威胁。水葫芦属中型藻类,体型较大,目标明显,且集中漂浮于水面,非常有利于打捞;由于目标明显,也便于我们观察水葫芦的数量和规模,找准打捞的时机。这是我们利用水葫芦的切入点。

  总结一下,要用好水葫芦,有几个要点:一、出水方式以直接打捞为宜,不宜采用打捞水产品的形式,这是因为鱼类不能完全消化其产能、控制不了其数量;二、物质的转化不宜在水中,而应在打捞之后的岸上转化,理由同上。三、对水葫芦的数量控制以适度为宜,没必要求全歼。四、对于渔业生产,水葫芦只宜用作净化环境,而不宜作为鱼类的鲜活饵料来使用。